斯大林很想把这场战役在历史上抹掉

在看《兄弟连》时,里头最经典的台词之一就是“我们是伞兵,原本就该被包围的”。由于在空降兵的运用中,普通都是往深化敌后的位置投送,落地就在敌占区,被包围是必然。但是,空降兵也不是说真往他人包围圈里头跳,而是采取荫蔽企图、忽然攻击等方式,选择敌人控制相对单薄地域停止空降作战。

  兄弟连中跳伞画面的油画

  二战中,苏军一次大范围空降作战,却由于伞降机遇延后了24小时,之前选定的空降点在这24小时内德军预设了阵地,布置了重兵,不再合适空降作战,可前苏联前线指挥官还是继续执行空投方案,让参与这次空降作战的前苏联空降兵成了德军的活靶子,损失沉重到简直全军覆没。

  二战苏联伞兵

  这就是著名的第聂伯河战役中苏军最失败的空降行动,由于此次战役成为前苏联空降兵的最大灾难,以致于连斯大林及其继任者都设法使这次空降行动不为苏联战史所记载。

  斯大林

  1943年,德军和苏联红军为抢占第聂伯河,在其流域展开了拉锯战。第聂伯河位处欧洲东部,是欧洲第二大河,源出俄罗斯,流经白罗斯、乌克兰,注入黑海。当年9月,苏联第3近卫坦克军的先头部队胜利地在基辅以南80公里的布克林地域西侧构建了一个纵深6公里的桥头堡。

  第聂伯河战役的油画

  为稳固和保住这个桥头堡,苏军决议施行大范围空降作战,彻底肃清周边要挟。依照预定作战计划,苏军定于9月23日晚间将10000名兵士空投到河对岸,当时的侦查情报显现,对岸德军是国防军第4装甲集团军,他们只能从少数尚存的桥梁过河还未组织好防御。

  布克林登陆场苏德两军态势图

  这是一次机密行动,所以只要高层指挥人员晓得行将下达的命令,基层官兵基本不晓得本人应该什么时分出击还是继续就地整训,当然是该放松就放松,该请假就请假;空军这边也没有提早得到音讯,所以指挥官们想用的245架运输机并没有人在担任准备。

  苏军指挥员瓦杜丁大将

  于是乎,在行将空投时指挥人员才发现,要运输机不是不够就是还在维修颐养,要伞兵也大多数基层部队未做战役准备。指挥员只好暂时推延行动,并且改为只投送原方案部队中的一局部。

  打仗毕竟不是自驾游,如此多的兵力出动,方案必需重新制定,哪个单位搭载哪架飞机?每个单位携带几弹药?每人带几补给?通讯联络文件在哪儿?落地后在哪儿集结?……等等一系列问题随之而来。这下可好,24小时内要搞定这么多事情,下面部队要么太迟得到指示要么基本没接到通知。

  空降兵自视为精兵

  假如说空投地域像之前侦查的一样平安倒也无所谓,落地后大家聚到一同磋商一下往哪儿打也行。但问题是,德军不傻,他们曾经在这24小时里进入了阵地。

  苏军没有再停止周详的侦查,到了9月24日晚,还是将近5000人甩了进来。参与这次空降作战的部队是由苏军空降兵第1、3、5旅暂时组成的1个军,由苏军空降兵副司令员扎捷瓦欣少将任军长,军司令部也由空降兵司令部抽组,全军约1万人。为什么从10000缩水一半,由于方案的问题招致运力缺乏。

  空投下去的5000人,主要是第3旅的兵力,原本应该是第1旅,但1旅因铁路遭到毁坏没有按规则时间在动身地域完成集结,指挥部暂时将第1和第3旅的任务做了互换,这也使得登机前一个半小时,第3旅才将作战任务传到达各级指挥员,临登机时连长才给班、排长下达战役命令,各排在上机后才布置战役任务。

  第聂伯河空降行动要图

  那些拖了后腿而没能参与战役的伞兵、那些因运力缺乏而未参战的伞兵,他们应该感到庆幸,由于投进来的人直接落到了德军曾经做好战役准备的阵地上。漫天的伞花当然成了德军的活靶子,幸运落地的伞兵也要么被围歼要么被俘虏,有的以至还直接投进河流被冲走,约2300人逃进森林。

  苏军空降兵遭到德军猛烈射击,伤亡很大。同时由于空中防空火力让飞机投送高度由600变为1200米,招致分布很大,各部队又混杂在一同,完整找不到组织。

  二战中德军不是吃素的

  苏军空降兵的确是锻炼有素,固然遭遇如此多的不测和严重变故,但他们经过收拢后,最大一个集团有1200多人在一同停止有组织的战役,并且从背后袭扰德军,辅佐苏军第52集团军渡过河流占领1个登陆场,他们不断据守到11月28日,在将阵地交给进攻部队后才撤离战场。这些空降兵前后共在敌后活动了50天。

  在第聂伯河河岸上开战的坦克

  苏军空降兵的惨痛经验,让人不得不叹息——空降兵再怎样“天生被包围”,也不能直接就扔进人家曾经设好的包围圈啊!一令损千命,用兵须慎重!

TAG标签: 军事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