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危机:5000万用户数据遭泄露!

据《纽约时报》、英国《卫报》等多家外媒报道,在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下,数据分析企业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获取了5000万脸书账号信息。

  美国社交媒体“脸书”近日陷入史上最大规模数据泄露丑闻。

  据《纽约时报》、英国《卫报》等多家外媒报道,在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下,数据分析企业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获取了5000万脸书账号信息,用于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的政治广告投放并影响选民投票。

脸书强调,问题的根源在于研究人员和剑桥分析对其撒谎并滥用其政策。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脸书强调,问题的根源在于研究人员和剑桥分析对其撒谎并滥用其政策。

  剑桥分析发表声明称,这完全符合脸书的服务条款,并且否认将数据用于特朗普选举。

  《纽约时报》评论,这是脸书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数据泄露事件。此前,脸书就因被俄罗斯特工利用来干涉美国总统大选而受到审查。目前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以及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均未予回应。

  卷入选战黑幕

  北京时间3月17日,脸书发布声明,暂停与数据分析研究公司剑桥分析的合作。

  剑桥分析被指在未获得授权的情况下收集了5000万脸书用户信息。
脸书危机:5000万用户数据遭泄露!

  剑桥分析成立于2013年。负责人尼克斯是共和党人、德州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参选上届总统时的顾问,擅长用行为科学、资料分析和精准广告投放等方式在竞选中获得优势。在2016年5月弃选之前,克鲁兹的支持率一度从5%攀升至35%。
Ted Cruz
Ted Cruz

  剑桥分析背后的金主则是亿万富豪默瑟(Robert Mercer),值得注意的是,默瑟也是特朗普竞选背后的金主。

Robert Mercer
Robert Mercer

  CNN报道称,剑桥分析公司2016年受雇于特朗普竞选团队,为其分析竞选数据。

  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官班农在2016年8月进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前,曾担任该公司副总裁。

  事实上,2014年美国中期选举前,剑桥分析就开始与剑桥大学美籍俄裔心理学家科甘合作,通过科甘设计的一个心理测验APP,在脸书上收集用户数据。

  最终共有27万用户下载并使用此App,科甘藉此取得他们的住所及“点赞”内容等,同时利用脸书的系统漏洞,在接受测试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取得他们朋友的信息,5000万名脸书用户的数据因此进入科甘和剑桥分析的数据库。

  然后分析师根据有关用户的性格或政治取向建立数据模型,通过向有关用户投放针对性政治广告等方式,左右他们的投票倾向。

  剑桥分析将脸书用户数据被窃归咎于科甘,并声称已经删除所得数据,而且从没使用来为特朗普助选。不过揭发事件的《纽约时报》及《观察家报》指出,剑桥分析还未删除这些数据。

  路透社称,虽然在脸书终止与剑桥分析合作的声明中没有提及2016年大选或者特朗普的名字,但据悉特朗普竞选团队曾支付给剑桥分析600多万美元,用于分析脸书用户数据并有针对性地投放广告,以争取选民支持。

  根据媒体此前的调查,为了阻止特定地区的选民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对手希拉里,特朗普团队就在当地散布消息“抹黑”希拉里,在脸书上投放广告,而这些广告只有特定选民才能看到。

  或面临巨额罚款

  《卫报》指出,算法和数据库一起构成了强大的政治工具,这个工具能够在大选中尽可能找出中间选民,并制造更多的“共鸣信息”成功打动他们。

  据悉,5000万数据档案占据了脸书北美活跃用户的1/3,其中差不多1/4都可能是美国大选中的选民。

  乔治城大学麦克多诺商学院商业伦理学家彼得·贾沃斯基(Peter Jaworski)认为,脸书未能立刻披露此事存在道德过失,“如果做错了事,最好要提前说明。如果被别人发现你知道,但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那是非常糟糕的” 。

  美国加州民主党众议员谢安达(Adam Schiff)在声明中表示,脸书需要作出解释,还要阐述他们如何确保用户的个人信息不被恶意获取。

  美国FTC消费者保护局前主管大卫·维拉德克(David Vladeck)认为,脸书将大量用户的信息拿出来与数据分析公司分享,可能违反了此前与监管机构达成的协议。

  “每违反一次会处以4万美元的罚款,如果新闻报道里说的5000万用户这一数据是真的,那么脸书面临的罚款可能会以万亿美元计算。”维拉德克预测。

  当然,开出如此巨额的罚款可能性较小,但维拉德克认为最终罚金肯定不是小数。

  脸书危机

  在过去两年时间里,假新闻事件、干扰欧美国家大选、社交网络上瘾等使脸书遭受的外界批评和质疑越来越多。
面对监管改革的压力,从2017年12月开始,脸书更改了算法,把家人和好友的消息流置于推广信息和广告消息上方。

  面对监管改革的压力,从2017年12月开始,脸书更改了算法,把家人和好友的消息流置于推广信息和广告消息上方。

  根据脸书此前公布的四季度财务报告,2017年底时用户每天使用脸书的时间减少了5000万个小时。最新数据显示,脸书核心平台用户停留时间下降18%,据数据公司Pivotal分析,这表明用户平均停留时间下降24%。instagram用户参与人数也表现不尽人意。

  此外,随着脸书股价冲上历史最高位,公司创始人扎克伯格及多位高管此前密集减持,大规模套现。仅扎克伯格2月就套现逾2.8亿美元。

  面对这次舆论风波,脸书高管表现得和之前一样,即不出面给直接回应,而只是坚称这些数据被误用,但没有被窃取。因为这是发生在用户允许的情况下,研究机构用不当手段进行操作,才引发了一场“钓鱼入侵”,引起争论,最后不得不向用户披露。

  CNBC表示,优秀的公司领导人会在发生危机时积极应对,承认错误,在公司需要时露面,而脸书却恰恰相反,在处理负面新闻时试图掩盖。

  马里兰大学法学教授Frank Pasquale指出,无论是允许俄罗斯人购买政治广告,还是基于非法获取的用户数据进行研究,很明显,如果不受监管,这个市场将继续倾向于欺骗,缺乏透明度。

  民主党籍参议员艾米·克洛布彻甚至表示马克·扎克伯格应该到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接受质询。

TAG标签: 科技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