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宁格 人在世界上是孤独的处于无穷而永恒的隔

  21岁,他便写出了令他跻身现代哲学、逻辑学、心理学等领域各种大师之间的作品《性与性格》,这在整个哲学史是绝无仅有的。他自杀之后,其友人整理并发表了他的遗作,格言式随笔集《最后的事物》。

  从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主义的整个思潮可以窥见他的影子,在维特根斯坦、卡内蒂、弗洛伊德、布洛赫、卡夫卡、劳伦斯和乔伊斯的著作中,都可以看到他的影响。

  然而,他悖论式的格言体言论,对两性心理、同性恋、施虐受虐、犹太文化以及女性等主题惊世骇俗的见解,使得他被视为一个精神病患者、反对妇女解放者和排犹分子。

  初读魏宁格,许多人会觉得他和叔本华、尼采一样对女性充满了偏见与憎恶,就连弗洛伊德在看了他的手稿之后,也认为这是一个天才无疑,但性心理错乱,其憎恶女性和犹太人是“阉割情结”的表现。

  1880年4月3日,奥托-魏宁格出生于维也纳一个富裕的犹太手艺人家庭。少年时代起,就在自然科学、数学和人文科学方面显示了早熟的才能,其语言天才尤其突出,除了自己的母语德语之外,他还精通西班牙语、挪威语、法语、英语和意大利语,16岁时还曾打算发表一篇词源学论文,内容是研究荷马史诗中的希腊语形容词。

  1901年,21岁的魏宁格将《性与性格》的草稿交给了弗洛伊德,希望弗洛伊德看了之后能够推荐发表,但弗洛伊德并没有引起重视。半年后,魏宁格把《性与性格》作为学位论文交给维也纳大学,其第一部分使他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同一天,魏宁格正式皈依基督教,成为一个基督教徒。

  1903年,《性与性格》出版后,魏宁格曾说——“我面临着三种可能:绞架、自杀,或者连我自己都不敢想象的辉煌。”同年10月4日,23岁的魏宁格因苦闷绝望,举枪自杀于维也纳的贝多芬故居里。不久之后,魏宁格的《性与性格》成为畅销书,被翻译成数十种语言,引起了巨大轰动,成为一个文化事件。

  恋爱中的男人爱的只是他的自我。爱他渴望成为的那一切,他应当成为的那一切,也就是他最真实、最深刻、可被认知的本性,它摆脱了一切羁绊和必然限制,摆脱了人世间一切污点。他把自己的理想,即一种具备绝对价值的存在的理想,一种无法在自身找到的理想,投射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快乐本身既不是道德的,也不是不道德的。惟有当追求快乐的渴望战胜了追求自身价值的渴望时,快乐才会使人堕落。

  自称懂得女人的男人,其本人就与女人非常相似。与男人气的男人相比,女人气的男人往往更懂得怎样对待女人。

  对所爱的女人,男人的真正心理总是一种漠不关心。男人在爱女人的那一刻并不理解她,也不想去理解她,尽管理解是人类结合的惟一道德基础。人无法去爱一个被他完全理解的人,因为他若完全理解了一个人,就必定会看清对方的不完美之处,那是人类个体不可避免的组成部分。

  实践理性批判的奥秘就是:人在世界上是孤独的,处于无穷而永恒的隔绝当中。人在自身以外没有目的;他不为其他什么活着;他远远地脱离了一种处境,即成为自己愿望、能力及必然需要的奴隶;他高高地站在社会伦理之上;他是孤独的。这样一来,他就变成了“整体”本身;他心中存在着法则,所以他自己就是法则,而绝不仅仅是变化不定的随想曲。

  惟有女人才会感到幸福。没有男人是幸福的,因为男人与自由有关,而在男人的尘世生命里,他总是要受到某种形式的束缚。惟有彻底被动的存在(例如绝对的女性)或者完全主动的存在(例如神),才会是幸福的。

  永恒性惟有借助幻想才能在有限的、具体的事物中体现出来。想在一个女人身上找到完满的爱,这是自欺。

  男人创造了女人,而只要男人还产生性欲,他就愿意不断地重新创造女人。男人给了女人意识,同样,他也给了女人存在。女人就是男人的罪。

  人的幸福!这意味着完全独立不倚的活动,即彻底的自由。人总是在受束缚,尽管并不是那些最沉重的束缚;人离自由的理念越远,人的负罪感就越多。

  爱欲和性欲虽然在本质上是截然对立的,但两者之间还是存在着相似之处。性欲将女人用作获得快乐、获得肉体的孩子的工具;爱欲将女人用作创造价值感、创造灵魂的孩子的工具。

TAG标签: 挪威语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